两个女人的战争:你脱我也脱,大英帝国会走向分裂吗?

2019-05-07   作者: 兴旺老虎机游戏 编辑部   来源: 后沙

5月4日,成千上万的苏格兰民众在格拉斯哥举行集会,高举苏格兰和欧盟旗帜,要求苏格兰脱离英国,实现独立。 这次游行与苏格兰首席大臣尼古拉斯特金讲话遥相呼应,斯特金当天演讲时,怼完保守党,怼工党,扬言年底就要通过二次独立公投法案,明年就举行独立公

  5月4日,成千上万的苏格兰民众在格拉斯哥举行集会,高举苏格兰和欧盟旗帜,要求苏格兰脱离英国,实现独立。

  这次游行与苏格兰首席大臣尼古拉·斯特金讲话遥相呼应,斯特金当天演讲时,怼完保守党,怼工党,扬言年底就要通过二次独立公投法案,明年就举行独立公投。

  虽然苏格兰独立派来势汹汹,不过,伦敦对苏格兰独立二次公投持反对态度,特蕾莎.梅本周在下议院对苏格兰民族党议员表示:请你们把苏格兰的教育,经济,公共事务管理好,不要绞尽脑汁寻求独立,是该停止这一切行为了!

  苏格兰人再次掀起独立浪潮,借口很简单:如果英国脱离欧盟,那么苏格兰就脱离英国,因为留在欧盟才符合苏格兰人的利益。

  脱欧,英国脱得很痛苦,然而,苏格兰脱英,简直是要英国的命。如果苏格兰独立成功,谁能保证威尔士不会有这种想法?北爱尔兰更不用说了,这样发展下去,大英帝国还能存在吗?

  1707年5月,在安妮女王统治期间,英格兰与苏格兰结成联盟,合并为大不列颠王国,1789年7月2日,在乔治三世期间,再与爱尔兰结成联盟,从此时起,才有了“大不列颠及爱尔兰联合王国”(U.K)的名号,爱尔兰独立后,改为“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”。

  苏英之间历史恩怨由来已久,像玛丽女王与伊丽莎白一世,以及玛丽女王儿子詹姆士一世继承英格兰王位,一君两国的故事,都可以另写一篇。

  大英帝国辉煌之时,统一不是问题,“苏独”没有什么存在感,这主要有两大因素决定:

  一,高效有力的中央集权。

  二,高速发展的工业经济,带动了苏格兰的发展。

  如果这两大因素同时弱化,那么苏格兰独立势力必然抬头,这也许就是联邦制国家的死穴。“苏独”势力的形成,有历史,文化,经济,民族等因素,但最主要因素是政治。

  是谁允许苏格兰民族党这种政治力量存在于英国政坛的?并成为推动国家分裂的最大政治力量。

  历史,文化,经济,民族等因素本文暂不写,先说政治问题。

  威尔士与苏格兰在寻求独立方面为什么有天壤之别?因为威尔士民族主义者主要方向构建威尔士文化,而苏格兰是组建政治党派,1934年成立了苏格兰民族党,后来威尔士也学了这招。

  苏格兰人不如威尔士人团结,1282年英格兰吞并威尔士后,到亨利八世时期,英国是禁止威尔士人使用自己的语言的。而1707年合并苏格兰后,伦敦就没有去触动苏格兰的教会,教育,法律制度,威斯敏斯特(英国议会)通过的任何法案,到苏格兰都需要专业人士改写,因为苏格兰法律基础是罗马法,这就形成了苏格兰非常强烈的政治个性。

  我们都知道,国家再大,某个省或市,可以有文化个性,历史个性,但决不能有政治个性,否则,会有严重的隐患。

  苏格兰民族党就是基于这种政治个性从成长起来,像现在的领袖斯特金,她1986年就加入了该党,年仅16岁,父母,老公都是该党骨干,“苏格”支持者。

  1968年,经济一片繁荣的英国,开始追求无节制的“民主政治”,工党政府设立了一个“皇家宪法委员会”,由苏格兰法官基尔布兰德勋爵领导。这个委员会在干一件非常时髦的事情,就是“权力下放”。

  经过四年研究,基尔布兰德勋爵得出结论:英国中央集权压制了地方民主政治。 所以,不是权力是否下放问题,而是下放多少问题。

  立法权,执法权,行政管理权都可以下放,1972年恰好是保守党执政,内阁对权力下放表面迎合,内心冷漠,因为权力下放就是保守党自己提出的时髦玩意,它不能反对。

  工党作为左派,一般是主张权力集中,但工党为什么要迎合苏格兰的要求?因为苏格兰工人农民是工党的票仓。

  1978年,为了让苏格兰拥有实权议会,基尔布兰德勋爵推动英国修宪,威尔士得到了一个自治的市议会(没有立法权),以示民主,但苏格兰得到拥有立法权(教育,行政,治安)的议会。

  简单说,以法官基尔布兰德勋爵为代表的“苏独”分子钻进了英国中枢神经,以法律为手段,达到政治目的。苏格兰议会得到立法权,好笑的是,拨款却要伦敦来支付,四年一次。

  工党认为地方议会与中央对抗,有助于它与保守党之间的党争,只要能让保守党头痛,不惜借力“苏独”政治力量,这种感觉非常舒适。

  1979年撒切尔夫人上台,“权力下放”更加彻底,学美国“新自由主义”,主张小政府,大市场。1981年到1991年,苏格兰支持独立的民调24%上升到30%,民族党到处张贴标语,发表演讲,甚至要求废除1707的《联合法案》,无论哪个英国政党,想得到苏格兰人选票,前提必须支持中央权力下放给苏格兰议会。

  有人喜欢将选票与民主划等号,然而,政客为了选票往往弃国家利益于不顾,一心追求短期政治利益,有时会变成无理性政治,比如70岁的天线宝宝能当选大国总统。

  英国在60年代种下的民主果实,现在开花了,苏格党民族党公开推动国家分裂,因为政府脱欧政策让它不高兴。伦敦敢宣布其为非法组织吗?不能,因为民主嘛。

  地方议会权力大增的另一面就是反中央情绪高涨,苏格兰认为中央和地方关系就像是“父母管教孩子”,专制而不民主。当时听起来头头是道,合乎民主逻辑,现在“苏独”一发而不可收了。

  国家议会与地方议会关系陷入混乱,本质上是政治权力争夺造成。法国就没有这种混乱,法国地方议会必须执行国家议会的决策,如果超出权限,要负法律责任,科西嘉议会要搞独立,先准备坐牢。

  再说钱的问题,苏格兰地方议会既有地方税,又可以向中央要拨款,却是独立行事,这明显不合理。然而,在经济宽松时,大家都不计较这事。

  现在地主家都没余粮了,国家要脱欧,地方不脱欧,不就是舍不得欧盟的农业补贴,教育补贴吗?

  英国BBC在2015年电视节目中,将斯特金的画面变成了逃离动物园的大猩猩,后来表示是技术失误,英国人有时表达也很含蓄。

  再说外部政治因素,90年代苏联解体,波罗的海三国独立时,英国政府可是全力支持,克罗地亚,斯洛文尼亚从南斯拉夫独立出来,英国也跟着美国承认,高喊这是民主的胜利。英国不是被动承认这些国家独立,而是生怕在民主队伍里掉队。

  民主是一把双刃剑。1992年苏格兰民族党议员安德洛在议会质问梅杰首相:既然政府支持克罗地亚,斯洛文尼亚民族独立,那么,怎么能够反对苏格兰独立?

  英国明知分裂很危险,可都2019了,伦敦不是还在为中国香港操心?苏格兰问题难道不是报应?

  为什么苏格兰人不认为中央拨款帮助了苏格兰?苏格兰民族党煽动说:中央每年从北海油田拿走100多亿英镑(不说中央一年给它450亿英镑),而对苏格兰制造业衰落,民众失业撒手不管。人们也在质疑,撒切尔这个老妖婆搞“人头税”,凭什么放在苏格兰?我们是后娘养的?

  英国政府这二十几年对苏格兰政策主要有两种思路:

  一,为了选票,推动权力下放,除了立法权,执法权,还要把税收自主权,教育管理权交给地方,允许高度自治,但不同意苏格兰独立。

  二,一步到位,中央只保留外交和国防权力,保持统一局面,不直接管理。

  就是没有人敢提出取缔苏格兰民族党,2014年,卡梅伦还同意苏格兰搞独立公投,结果没有通过。此例一开,苏格兰民族党要推动二次公投有什么问题吗?

  公投=民主,谁反对公投,谁就是反对民主。一直投,投到独立为止。

  苏格兰的去留,关系到英国的未来,虽然公投要伦敦批准,否则,就是非法,伦敦可以拒绝分裂,但能拒绝民主吗?分裂事小,失节事大。苏格兰快的话,两年内就能通过独立公投,大英帝国将走进历史。

  联邦制的民主国家还有不少,比如灯塔国,美国现在中央集权还很强,但将来未必如此。支持别国分裂势力的国家,早晚都有报应。

  我是如此喜爱美国,希望有一天,北美大陆有十个美国,三十个美国,最好是五十个美国。

  • 责编:兴旺老虎机游戏 编辑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