降息100点,一场公开的内战打响!

2019-05-06   作者:网络   来源:网络投稿

美国迎来了一场内战,那就是美国白宫与美联储之间的战争,就在今天晚上,美国白宫的高管又开始公开向美联储施压,要求美联储降息。 美国副总统彭斯接受采访时表示,由于美国经济在持续增长,而且看不到任何通胀的迹象,美联储不仅仅只需要不加息,而是应该降

  美国迎来了一场内战,那就是美国白宫与美联储之间的战争,就在今天晚上,美国白宫的高管又开始公开向美联储施压,要求美联储降息。

  美国副总统彭斯接受采访时表示,由于美国经济在持续增长,而且看不到任何通胀的迹象,美联储不仅仅只需要不加息,而是应该降息。

  彭斯还认为,美联储应该删除保持低通胀的目标,比如2%,而是应该以促进就业为目标。

  大家都知道,任何国家的货币政策首要目标就是维持币值的稳定,如果不顾通胀,只追求就业和增长,这个国家的货币最终会一文不值。

  除了副总统彭斯,美国白宫经济委员会主任、特朗普的首席经济顾问库德洛也公开表示要求美联储降息。

  他说,由于通胀率特别低,美联储应该考虑降息,他还认为美国GDP增长速度将达到4%,失业率会跌破3.6%,刷新五十多年的新低。

  美国财长姆钦也出来讲话了,他说他虽然捍卫美联储的独立性,但是美国基准利率的降低,具有理论依据。

  要知道,美国财长姆钦一向相对温和,这次也站出来向美联储施压了,可见白宫现在多么团结,一致对外美联储。

  接下来该轮到美国总统特朗普了,特朗普亲自上阵,公开炮轰美联储,说美联储应该降息100点。

  这个降息幅度太大了,特朗普竟然公开提出了100点的要求,而他的首席经济顾问库德洛只敢要求美联储降息50点。

  可见,特朗普又开始在发挥他的谈判的艺术,先提出一个非常夸张的目标,看对方的反应,然后再达到降息50点的目标。

  总之,特朗普现在看美联储是无比不爽,看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是无比不爽,而这还是在美国一季度经济指标非常好的情况下。

  美国一季度GDP增长3.2%,超过了市场的预期,特朗普也非常得意,但是特朗普说,即使美国经济增长超过预期,美联储也应该降息,没有商量的余地。

  而3月、4月的新增非农就业数据也都超过了市场预期,四月份新增非农就业数据为26.3万人。

  这远远超过了市场19万人的预期,而且失业率下降了0.2个百分点,已经创下了五十年来的新低,仅仅为3.6%。

  在靓丽的经济数据面前,白宫的几大鹰派却主动出击,发动炮轰,施压美联储,要求降息,这似乎让人难以理解,还让人误以为美国现在发生了经济危机。

  白宫之所以这样干,还是自身的焦虑和不安,他们必须要打赢明年的总统连任竞选,因此不顾一切在今年和明年追求经济的高增长。

  如果特朗普不能连任总统,那么危机就一定会到来,将有大量的诉讼等着他,甚至不排除卸任总统后锒铛入狱。

  无论是修建边境墙,还是通俄门,或者是财务、税收问题,等等,特朗普都面临一堆的麻烦和诉讼,如果明年他连任竞选失败,将会迎来万剑穿身的局面。

  这是他无法面对的,也是不能面对的,他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在明年的总统竞选中获得成功。

  因此,他必须让美国经济增长良好,让美国人感受到经济增长的成果,只有这样他才能宣传自己的经济政绩。

  正如特朗普非常看重美国股市的上涨一样,一旦美国股市下跌,他就会出来喊话救市。

  因为美国股市上涨,让股民获利,也是他获得选民支持的原因,在明年总统竞选连任前,他会不余遗力的鼓吹美国股市。

  但是,想让美联储降息却没有这么容易,因为美联储主席虽然是特朗普总统提名的,但是总统却没有权力罢免美联储主席。

  这就是多年来,美联储相对独立的原因,特朗普一直对美联储猛烈炮轰和批评,但却无法对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动手,尽管他公开说他很不喜欢鲍威尔,但奈他何?

  特朗普为了打赢这场与美联储的内战,采取了曲线救国的方法,既然不能罢免鲍威尔,他就提名两名自己的拥趸进入美联储理事。

  这样一来,让自己的人进入美联储理事会,而且拥有投票权,就可以让特朗普的命令在美联储得到贯彻,甚至可以架空鲍威尔。

  然而,世事难料,特朗普提名的两名美联储理事候选人都失败了,都知难而退,退出了提名。

  上周,他非常欣赏的美联储理事候选人Cain公开宣布退出,因为不仅仅是民主党反对,连共和党也反对。

  Cain是一名商人,商人倒是很对特朗普的胃口,但是让一个商人进入美联储这样的组织,合适吗?连共和党都看不下去了,说特朗普你别胡闹,我们自己都通不过。

  另一位美联储理事候选人是摩尔,特朗普把他夸得像一朵花一样,认为他是杰出的经济学家,是一个好人,特朗普欣赏一个人,就经常评价对方是一个好人,也不换换词语。

  摩尔也雄心勃勃,表示不怕参议院的反对,将全力以赴参加听证会,接受质询。

  然而就是这个特朗普嘴中的好人,被美国媒体曝出拖欠了前妻的赡养费,还有逃税7.5万美元等丑闻。

  这个时候参议院的共和党也给特朗普传话,不少共和党将对此投下反对票,这个时候情况真的危急了。

  因为只要有三名共和党投下反对票,那么摩尔的提名就会失败,与其自取其辱,不如自动退下,于是又一名特朗普的支持者兵败美联储理事提名。

  这样一来,加上以前的两人,特朗普提名的四名美联储理事候选人,都铩羽而归,特朗普在这场与美联储的内战中,还没有攻克美联储这个坚固的堡垒。

  美联储虽然表面上没有发声,没有与特朗普的白宫集团宣战,但是在暗中却做足了防御工作,这才是美联储的可怕之处。

  这场关于降息100点的舆论战已经打响了,特朗普集团与美联储的内战还将拉锯很多回,特朗普如果攻克美联储,那么美联储的独立性就彻底破产了,美国和美元的国家信用就一落千丈,美联储没有独立性,美元就无法称霸世界了,这是一个悲剧,也许是全世界的喜剧!